魅力元阳摄影游

作者:李正刚 雷家庆 文/图     来源:

       生命是短暂的,而大自然才是真正的永恒。我们是企业人,却对摄影艺术情有独钟。每当工作闲暇,总想到大自然中去走一走,看一看,让大自然陶冶我们的情操,荡涤我们的心灵。多少年来,我们总是乐此不疲地扛起相机奔走于祖国的大江南北,山山水水,没有别的原因,就是想把摄影艺术植根于祖国的每一寸土地,用我们的镜头去留住这个永恒。去年岁未,经朋友推荐,我们一行人到云南元阳去走了一趟。据朋友说这里是天下线条最美丽的风景,是摄影人的最佳去处。是的,当我们的越野车越过红河,踏上哀牢山,走进元阳这决童话般的世界时,就被那大大小小、高高低低、层层叠叠、鳞次栉比、曲曲折折、平地如锦绣、上坡似天梯的几十万亩梯田深深地吸引住了。,这是集雄奇和秀美于一体的旷世杰作,勘称天下一绝。
神奇的梯田风光
        每当秋收完毕,勤劳的哈尼人将田埂铲除干净,犁完土,灌满水,几天功夫,哀牢山像换上了崭新的“筒裙”。万里晴空,纤尘不染,所有梯田都变成了晶莹剔透的镜子,光芒四射。而当夕阳西坠,天空出现五彩斑斓的晚霞时,梯田又变成鲜艳夺目的彩色地毯从山底直铺向山顶,微风拂过,波光粼粼,徜徉其间,如痴如醉。当我们扛着相机全身心沉浸在梯田群中时,仿佛在聆听着一组组气宇轩昂、节奏明快的交响乐和一首首饱含深情、耐人寻味的抒情诗。我们充分感受到了那水天相连、水线交织的美轮美奂;也领略了梯田充满神奇魅力的似水柔情......我们完全醉了,多么想、多么想在这里多待一些时间,让惬意久久地浸润在我们的心田。赞它是大山的雕塑也好,夸它是大地的脊梁也罢,总觉得一点都不过分。世世代代,祖祖辈辈,它是哈尼人民的精神支柱,也是承载哈尼文化的载体。它无私地敞开它坦大的胸怀,让哈尼人躺在它的怀抱中生生不息。它是哈尼人历史发展的见证,更是哈尼儿女们勤劳勇敢的象征。它是饱经风霜永不褪色的油画;也是永远演奏不完的主旋律。无论我们的镜头对准哪里,都是一道道亮丽的风景。啊!真可谓来到哀牢山,移步便是景。
拍摄梯田
        我们在田埂上采回奔走,不断地寻寻觅觅,只想从变化万千的线条中寻找感觉、发现美。在紧张忙碌的拍摄中,我们完全忘却了时光的流逝,不经意间,从山谷深处飞来大片云雾,掠过梯田,涌向山顶。霎那间,古老的山寨变得朦朦胧胧,遥远而神秘,我们心情激荡,奋力向山腰奔去,想让我们的相机留住这人间仙境,但我们的努力是徒劳的,人腿怎能赶得上变幻莫测的云雾呢?尽管累得气喘嘘嘘、心跳不已;尽管摔得满身是泥,衣服挂破,却只能拍下那飞逝的云雾失落在山寨的一袭纱裙。我们十分气馁地向山寨走去,在泉水边咕嘟嘟喝下几筒山泉水。忽然间,我们的背后飘来一串银铃般的笑声,我们回头一看,原来是一群背水的哈尼姑娘正朝我们捧腹大笑。她们笑得那样灿烂,那样开心,我们虽然听不懂她们的欢声笑语,但看得出她们笑的是我们满头大汗,全身是泥的狼狈。一位哈尼姑娘大胆的走到我们面前,用不太流利的汉语问我们:“远方的大哥,你们要去哪里?”我们指着肚子做吃饭的动作,表示肚子饿了,想填填肚子。,姑娘们会心地笑了。连忙从我们的肩上接下摄影包,把我们领进了山寨,又领进了他们的蘑菇房。
在哈尼人家作客
        我们的光顾,使山寨顿时变得沸沸扬扬,都对我们这不速之客感到十分好奇。紧接着,好客的哈尼人一拨拨、一群群,带着米酒来了,带着煮鸡蛋来了,带着腊肉,带着竹筒饭......都朝这家人蜂拥而来。大家在院坝里自发地围成几道圆圈,特意把我们安排在上方坐定。敬酒,吃饭,唱山歌,哈尼族大爹和大妈不住地给我们斟酒、添饭,盛情款待我们这些远方的来客。当我们酒足饭饱告别山寨时,哈尼姑娘执意要为我们背摄影器材。她们还说我们走到哪里她们就背到哪里......元阳的哈尼人啊! 你们至真至诚的好客热情真让我们万分感动、刻骨铭心。
        去一趟元阳,在哈尼人的蘑菇房作一次客,我们不仅拍到了很多梯田和山寨的作品,更重要的是哈尼人那一颗颗泉水般纯净的心,火一样的热情和那张纯朴的笑脸以及那回荡在山寨里的歌声,都牢牢地定格在我们的心中,久久地、久久地挥之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