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云山诗意中栖息

作者:     来源:

 作者: 李辉杰    电影《卧虎藏龙》中,主人公李慕白一袭长袍、手牵骏马,缓缓行至一个古村落,一部武侠电影的开场竟然如此的安静平和,在一番刀光剑影、大漠深山之后,那个粉墙黛瓦、山明水秀的徽州古村影像,总在心头缠绕。
    走出电影院,心似乎还在云山诗意的古村落中栖息。脑海中时时还泛起素朴的画面色调、旖旎灵秀的湖光山色,  一幅天然的中国水墨山水画亦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初春,烟雨蒙蒙,婺源最美的时节当数早春二月。油菜花便铺展出一片金黄,桃树梨花在粉墙黛瓦之间,迢迢绿水在隐隐青山之下。
    行走在徽州,如在一幅水墨画卷中行走。灰白的粉墙、黝黑的屋瓦、飞挑的檐角、鳞次栉比的兽脊斗拱以及高低错落、层层昂起的马头墙,成就了徽派建筑的一个个符号。
    徽州的古村落如散落在凡尘的圣地。穿行其间,思绪随着幽深蜿蜒的村巷步移景异,遥远的历史在记忆中如雨后青山般渐渐清晰。随便踏入一个村落,  都可能与一些历风浸雨,留下历史沧桑的老屋相遇。在这些安逸的充满人文气息的古风徽韵,就如一团徽墨在心头渲染开来。
    在中国封建社会里,对于色彩的使用,有着严格的等级区别,一般平民百姓的住宅外墙是绝不允许使用各种金碧辉煌的彩绘与装饰的,尤其不能用黄色。聪明的徽州建筑师设计了灰白的色彩基调,因为这种单色色彩的构成,往往体现了更多层次的审美内涵。
    自然界没有纯白的颜色,不同的环境、不同的光线都会给这白色的墙体染上自己的色彩。特别是几百年后的今天,经过长期的日晒、风吹、雨淋,墙面上的白粉早已斑斑驳驳地脱落,从而出现一种冷暖相交的重复色,尽管它失去了白色的明朗和单纯,却因此产生了一种厚重的历史底蕴。远远望去,清一色的黑瓦白墙,对比鲜明,加上色彩斑驳的青石门窗和大自然的黄绿点缀其间,愈加显得古朴典雅、韵味无穷,清淡朴素之风展现无遗。
    徽州山高路险,溪水回环,故虽曲径通幽,富柳暗花明之趣。漫步在青石铺就的潮湿巷道,游走在徽州古村之间,慢慢感受徽派建筑的萧散、淡泊与虚静。徽州人把徽派建筑作为感情、精神、性灵的安顿之所,在平和中,把人引向“淡”和“远”的境地,几百年来保持了天人合一的自然之美。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魅力元阳摄影游